Gfal029

刀糖齐飞,伤己伤人;漫画搬运(CP向);长期话唠
Stucky (Captain America); Jim Prideaux & Bill Haydon (TTSS); Daniel Brühl

美国队长糖与刀13: 无所遁藏

上个月被迫射杀假队长的那场战斗让Bucky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折磨之中。Steve和猎鹰想要劝解他,约他到小酒馆喝酒,没想到这却是一场针对Bucky的阴谋的起始。而Bucky作为冬兵的过去也被幕后黑手曝光于人前。Bucky为了追踪线索来到故地,却被迫重温当年的噩梦……


  • 情节来自《美国队长:无所遁藏》(Captain America: No Escape)


  • 内容承接《美国队长:两个美国》(Captain America: Two Americas)


  • 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功劳归于官方和汉化组,我只是糖和刀的搬运工



一个月前Helmut Zemo ⑴ 找到了 "鬼魂" (Ghost),经过一番试探后从他那里知道了新任美国队长Bucky的故事。两周后,Zemo来到流放岛 ⑵ 找到故人Hauptmann ⑶,威胁他偿还欠下他父亲Heinrich Zemo ⑷ 的一笔旧债。随后Zemo闯入库兹伯格精神病院见到了病房里的Sin,得到了她对Bucky所知的一切。


注:

⑴ Helmut Zemo (第二代Zemo男爵,"Baron Zemo")

⑵ 流放岛 (The Isle of Exiles),一个国际犯罪组织,二战时是红骷髅的同盟

⑶ Hauptmann,全名Jurgen Hauptmann,代号“Iron-Hand"

⑷ Heinrich Zemo,Helmut Zemo的父亲,第一代Zemo男爵,也是他策划了那场最后的无人机任务,导致Steve的沉海和Bucky的改造。




Steve:

我很担心Bucky……

I' m worried about Bucky…


从上个月发生的那件事以来,就是那个来自50年代的疯队长的事。他的行为就一直古怪不定,就好像有点魂不守舍……

Ever that happened last month, from the insane Cap from the fifties. He' s been acting erratic…


就像他心中有一股无名之火,就像他故意想要受伤一样……就好像他在自我惩罚。

Like his head isn' t completely in the game, but he' s been taking dangerous chances…Like he' s got a harder edge of something...It' s almost like he wants to get hurt…Like he' s punishing himself.


但他不是唯一一个在遭受折磨的人。

But he' s not the only one who' s suffering.


在当日发生的一场战斗中,Bucky和猎鹰没能成功拦截破坏小队(The Wrecking Crew),让他们带着雷霆战队的旧储备跑了。战斗后猎鹰找到Steve,想让他帮忙劝劝Bucky.


猎鹰:

听着,我知道认为自己不配站在这里,不配戴上面具或者进行战斗的感觉是怎样的……但我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谈这件事。他是军营里长大的孩子,不善于谈论感受。


Steve:

好吧,明天带他出来,然后我们俩都跟他说说……不管他爱听不爱听。


Bucky从噩梦中惊醒,他再一次梦见杀死假队长时的情景。头脑中的声音喋喋不休让他无法入眠,他对自己说:


你得打起精神来,Bucky.

You gotta get it together, Bucky.


算你运气好今天没有弄断自己的肋骨或是脊柱……或者更糟糕。

Lucky you didn' t break your ribs or your back today…or worse.


Bucky摸向自己的左肩的按钮——仿生皮肤褪去,金属左臂重新显露了出来,臂上的红星在夜色里微微闪光。


你得打起精神来。

You gotta get it together.


失去仿生皮肤遮盖的左臂 源:无所遁藏 1



第二天晚上,Steve和猎鹰约Bucky来到“布鲁克林桥”酒吧。


Bucky:

听着,我很认真的告诉你们——我很好,我不需要队长和猎鹰来找我促膝谈心。

Look, I' m telling you guys…I' m fine. I don' t need some big Cap and Falcon talking to.


Steve:

得了吧,兄弟,你不好……要是你很好的话我才真的要担心呢。

Give it a rest, pal. You' re not fine. And if you were, then I' d be really concerned.

你在自我惩罚,如果这样都不够,你就让坏人帮你惩罚自己。

You' re beating yourself up, and when that' s not good enough, you' re letting the bad guys do it for you.

我也经历过这个状态,而且之前也见过你这个状态,在二战的时候……

I' ve been there and I' ve see you go there before, back in the war…


Bucky:

是吗?那是什么时候?

Really? And when was that?


Steve:

那次只有你和我两个人从黑森林里走出来的时候。

When you and I were the only ones to walk out of The Black Forest alive.


Bucky:

那次……不一样……我没有对那个想当队长的疯子满心愧疚。他不是我杀的第一个人,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That…was…different. But I' m not wracked with guilt over that phycho Cap Wannabe. He' s not the first person I' ve killed, and he probably won' t be the last.


猎鹰:

但大概是(你杀的)第一个看上去活像Steve……还穿着他的制服的人。

Probably the first just like Steve…An' wore his uniform.


听完这句话,Bucky立刻站起身去续杯。猎鹰看着他离开座位后问Steve: "你觉得他怎么想的?" Steve回答说: "就算他不愿意承认,他也听进去我们的话了。"


买酒时服务生对Bucky微笑,说她是第一天上岗,恍惚中的Bucky并没有在意。


Bucky:

绝不承认任何弱点,是不是,Bucky?

Never could admit any weakness, could you, Buck?

这一定是你在军营长大时所学到的。

Must be something you learnt, growing up in the military.

否认痛苦,否认弱点,否认一切。

Deny pain, deny fear, deny it all。

就算你的战友都知道你在撒谎。

Even your brothers in arms all know you' re lying. 


Bucky对Steve和猎鹰对他的关心道谢,还为昨天任务中差点害猎鹰遇险向他道歉。他说有时候他的脑子纷纷乱乱,大概是因为活了好几辈子的缘故。


三人在酒馆门前作别,Steve开着飞行器先行离开。Bucky本想单独回去,却发现头有些发晕,猎鹰走向Bucky的摩托车说要载他回去。Bucky想起自己只喝了两杯又怎么会醉,然后意识到他可能被人下药了。此时他身后传来爆炸声,Bucky立刻转向猎鹰,却发现他已经陷入了昏迷。


Bucky把猎鹰送到了医院,他认为这是针对他策划的阴谋,却误伤了猎鹰。等在手术室外的他心中又是愧疚又是愤怒,当被医生询问是否需要检查和救助时他想:


我是否需要医疗救助?这大概是个好问题……但是我没有回答,我没法答。

Do I need medical assistance? That' s probably a good question. But I don' t answer it, I can' t.


Bucky告诉医生只需要专心救治他朋友就好。


制造爆炸的Zemo在St. Luke's医院看到了Bucky的反应,对自己第一阶段计划的成功非常满意。出门后Zemo指示等在车里的Hauptmann,让他准备上场。他告诉Hauptmann等到计划完成的那天,两人之间的旧帐就一笔勾销,Hauptmann同意了。等他离开后,Zemo拨打了紧急求救电话911。


下车后的Hauptmann径直闯进医院,对人群大喊 "他在哪?美国队长在哪?出来拿你的药吧美国队长!" Bucky认出了Hauptmann就是记忆里曾经的纳粹特工。在两人的打斗中,Bucky感到自己的动作越变越慢,和似乎被下药的那天一样眩晕和无力,他还发现自己被Hauptmann的后援包围。这时,开着飞行器赶来看望猎鹰的Steve看到了Bucky的打斗,他赶紧拦下了Bucky。逐渐清醒过来的Bucky这才发现他的对手Hauptmann早已溜走,被他打倒的 "后援" 其实是接到报警后赶来的警察。Bucky对Steve说他需要帮助,他感觉自己被下药了,一直会产生幻觉。



纽约北部

Zemo从Igon处拿到了从被暗杀的前KGB高官处得来的 "冬日士兵项目" 绝密档案。



复仇者大厦

Jane Foster医生在Bucky的血液中找到了某种纳米技术病毒,她用调频电磁脉冲(EMP)来扰乱它们,暂时保住了Bucky的清醒。


Bucky,Steve和Natasha在一起训练。Bucky对他们说也不知是谁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Natasha评论说: "你并不向其他英雄那样,好好保守着自己的秘密身份。" 还问Bucky记不记得到底有多少次在公众面前脱下头盔。Steve在一旁补充: "Natasha说的没错,Buck,你以前——" 然而他的话还没讲完就看到了正在播放的新闻——画面正是Bucky在被下药时攻击警务人员的监控录像。最坏的事情发生了,人们开始质疑这位蒙面美国队长的真实身份。


Bucky想冲出去向别人解释,却被Natasha拦住。她劝告Bucky不要中了幕后之人的伎俩——他们就是想要让他心烦意乱怒气冲冲做出错事来,她还提醒Bucky在行动之前好好想想。Bucky冷静下来,他想起和Steve、猎鹰去酒馆喝酒的那个女服务生,也许是她对他下了纳米病毒。


Steve回到医院继续照看猎鹰,Bucky和Natasha来到酒馆,而女服务生早已不知所踪。Bucky跟Steve通电话,得知猎鹰已经脱离危险期,过一阵子就能痊愈。Bucky告诉Steve当天的 "误炸" 更像是有人故意而为,目的是让他分心好来陷害他。正在他讲电话的时候,Bucky和Natasha又遇到了袭击。Bucky比Natasha反应稍快一些,但两人还是没能完全躲开。那日的女服务生(自称 "甲虫",Beetle)随着爆炸出现,而她的现身也粉碎了Bucky想要轻松找到答案的希望。


在和Beetle的战斗中,Bucky开始后悔没有带盾牌,只能用路边的金属垃圾桶盖暂时抵挡。Beetle向路人开枪,想要制造一些 "附带损害"。Natasha阻挡了她的攻击,但自己也了受伤。Bucky随后制服了Beetle并把她押回了孤岛监狱(Raft)。


Bucky和Natasha一起审讯自入狱来从没开口的Beetle,却不料她一开口就叫出了Bucky的名字,还说Bucky都不知道自己要将要面对的人有多么厉害。听了她的话,Bucky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还有人在追杀他——理由不是制服,不是美国队长的称号,只是他自己。


潜伏在孤岛监狱的 "机械师" 向Zemo报告了Bucky和Natasha对Beetle的审讯,得到的回复是:让他们随意问吧,有关Bucky真实身份的消息早在一小时前就已经放出了。


离开孤岛监狱,Bucky和Natasha一起讨论可能的幕后黑手,在排除了Osborn、红骷髅、浮士德和疯队长之后,Natasha突然想起一个人:Zemo,她向Bucky说了自己的推断。


正在Bucky将信将疑之时,他突然被蜂拥而来的记者包围,他们问他: "你是二战时队长的初代小跟班吗?" "你还是个训练有素的苏联杀手?" "你真的以为一个叛国贼能以国旗做制服吗?" 新闻也开始了报道,对他的奇迹生还人们有不同的说法,甚至有人推测Bucky也像队长一样注射了血清。之后Bucky在苏联时期冬兵的训练录像被曝光出来,军界高官对 "冬兵" 的存在含糊其辞。人们开始把冬兵,也就是现任的美国队长定义为 "民主的威胁"。


猎鹰和Steve在医院也看到了新闻,猎鹰不顾身上伤还没好坚持要出院。


猎鹰:

我没事了,我们现在就得动身……得赶在这孩子把这桩破事搞的更操蛋之前找到他。


然而Steve和猎鹰却联系不上Bucky.


Steve:

他不接电话,复仇者通讯器也不没回复。

He' s not answering his call or his avengers co-link.


猎鹰:

这个不省心的熊孩子……他这是要避开我们单独行动。我就知道他会这么笨。

Friggin' kid…He' s gonna drop off the grid and do this alone. I can just see him bein' that dumb.


两小时前

Bucky在公寓里打包东西,准备在Zemo泄露他个人地址之前搬去安全屋。


如果这么让Zemo——如果真的是他的话,搞得我疲于奔命……我可不是这样的人。我不会临阵脱逃。这杂种想要毁掉我的人生……而我就应该——

Letting Zemo – if it really is him – run me out…That' s not my nature. I don' t run from fights. This bastard is trying to ruin my life…and I' m just supposed to --


这时他突然发现Zemo挑衅一般在屋里给他留下的字条:


Bucky Barnes,如果你想做个了结的话,今晚,在你的诞生地见。

Bucky Barnes, tonight. Where you were born. If you want it to end.


Zemo


Zemo的字条 源:无处遁逃 4



Bucky赶往维吉尼亚。


Bucky:

Natasha的话在我的脑中回响,但我忽略了它。

Natasha' s voice echoes in my head, but I ignore it.


是圈套又如何?我的人生本来就是一个巨大的圈套。

So what if that' s a trap? That' s all a trap now, my whole life.


Natasha, Steve, Sam, 他们全都无法理解。他们不曾犯过我犯下的罪孽。他们不曾像我一样被用来杀戮……

Natasha, Steve, Sam…None of them can understand. None of them have done what I have. None of them have been used like I was…


如果Zemo想让我重温噩梦……反正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If Zemo wants to bring that whole nightmare back…Then I' ve got nothing left for lose.


我不奢求他们能够理解。

I don' t expect them to understand.


当Steve,猎鹰和Natasha赶到Bucky住处时,他早已离开。他们发现了Zemo留下的字条。


Natasha:

见鬼,Steve,他本来应该在这儿的……我花了好几个小时给他准备安全屋,而他只留给我一个没有整理完的背包和那条留言。


猎鹰:

该死的,我们已经太迟了,没能阻止他的冒失行动……那么,Steve,这(留言)是什么意思?


Natasha:

James不是在印第安纳出生的吗?


Steve:

没错,但这留言是写给Bucky的。Zemo指的是他戴上面罩成为英雄那种意义的诞生……我和Bucky是在里海营成为搭档的。


三人正在谈话,埋伏在屋外的Hauptmann按照Zemo的指示("拖住他们")袭击了Steve,Natasha和猎鹰,他们所在的屋子爆炸,还好三个人都没有大碍。三个人立刻去追Hauptmann. 在打斗中Steve质问Hauptmann: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

Do you even realize what you' ve done?


你在毁掉一个好人!

You' re trying to ruin a good man!


Hauptmann回答他:


那就让他被毁掉好了……

Let him been ruined then.


为什么你的男孩要逃避他的过去?

Why should your boy escape his past?


为什么他是唯一的那一个?

Why should he be the only one?


Steve打倒了Hauptmann,还捏碎了Hauptmann的战甲。



Bucky来到了荒废的弗吉尼亚里海军营。


Bucky:

我不明白,为什么Zemo要我来这儿?

I don' t get it, why would Zemo want me here?


这儿的一切对我而言都是美好的回忆。

This place is nothing but good memories for me.


在这里我最后一次见到父亲……也第一次遇见了Steve......

It' s the last place I saw my dad…and where I first met Steve...


如果超级英雄真有什么主场优势的话,这个军营就是我的主场。

If superhero ever got home field advantage, this base would be it for me.


Zemo现身,说他就知道Bucky会误会他字条中的意思来到里海营。在新战衣的武装下,Zemo并不惧怕和Bucky的打斗。在Bucky以为自己终于打倒Zemo的时候,他突然扔出了特制的电磁脉冲片,Bucky的金属臂短路了。


Bucky:

我得把这东西卸下来,或是拆除它……或是尽快逃走……

Have to get that thing off me…have to get it unstuck…or get away...


Zemo将失去意识的Bucky带上了飞机。Bucky醒来时发现自己被锁链困住,正在挣扎时Zemo走了进来,对他说:


你挣脱不了这些锁链。别费劲了。

You won' t be breaking free of those. Don' t bother.


我在留言里跟你提过……今晚我们会去你的诞生之地,冬兵。

I told you in my note…Tonight we go to the place you were born, Winter Soldier.


我父亲在英吉利海峡上的岛。你性命本该终结的地方。

To my father' s island in the English Channel. Where you were meant to die.


一人来到里海营的Bucky 源:无处遁逃 4



Steve在爆炸现场接到了Sharon Carter的通讯呼叫。


Sharon:

Steve,我刚接到了——


Steve:

等等再说,Sharon.


Sharon:

Steve,现在必须说,我刚接到了总统打给你的电话。


Steve:

那就告诉他我稍后回电,我现在正在——


Sharon:

Steve!你不能让总统给你留口信……


Steve:

此时此刻,我能。Bucky失踪了,而Zemo肯定在哪儿留下了线索,我确信……所以就请总统一边凉快去,让我先查出真相。之前Zemo家的人已经将他从我们身边夺走过一次了……我他妈一定不会——哦,天呐!我知道他们在哪儿


Bucky已经被Zemo带到了英吉利海峡上空。


Bucky:

我选择了错误的路线,我知道Sam和Steve都会这么对我说。说我应该远离他们的陷阱——而不是深入其中。

I' m going the wrong way, I know both Steve and Sam would tell me that. That I should be moving away from the trap -- not further into it.


我无法控制我自己。因为当我们飞在空中时,它一直就在我的眼前。

But I can' t stop myself. Because I saw it as we flew overhead.


在Zemo的手下脱掉我的制服把我扔下飞机之前……在我的镣铐自动解开之前……在树林阻止了我的下落之前……

Before Zemo' s men took my uniform and threw me out, before my chains unlocked on their own, and the forest broke my fall...


这就是Zemo的游戏,他把一个几近赤手空拳的我扔在这儿,他知道我会去追踪他的……好像我还有的选一样。

This is Zemo' s game, leave me nearly weaponless, knowing I will come after him…As if I have a choice.


因为我能感受到它在吸引着我,就好像冥冥注定终有一天我会回到这里……回到这个让我失去全部存在意义的地方。

Because I can feel it pulling me, like it was inevitable I' d return here one day…To the place where I once lost everything I was.


Zemo的人包围了上来,而我还没从故地重游中恢复,从二战在这里的遭遇恢复……

Zemo' s men move in while it' s still hitting me…What was done to me during the war…


当然,这就是他的目的。将过去狠狠扔在我面前,让我猝不及防……

And of course, that' s what he wants. To throw the past in my face…to keep me off-balance…


但他不懂的是,他的所作所为激怒了我。

But he doesn' t realize and he' s done is making me angry.


Bucky找到了Zemo,斥责他比他父亲更加变态。Zemo回答说Bucky的答案错得离谱,他的所作所为是为了让Bucky看清楚——他配不上那面盾牌和随之而来的一切。


Zemo:

你可以理所当然地接过它……作为救赎,洗清你所犯下的所有罪行。

You should just have it handed to you…Redemption…For all your crimes.


Bucky掀掉了Zemo的头套,露出了他被毁去的脸。他打倒了Zemo,想用盾牌结果他。Zemo没有反抗,而是问Bucky:


你又做了什么……来换取救赎?

What have you ever done…to earn redemption?


Bucky的盾牌没能砸下去。Zemo趁机诱导Bucky:与Steve Rogers这个英雄不同,你只是个士兵,是用战场上的鲜血打造而成……这也是你的天性


Zemo:

你能成为所向披靡的冬兵,难道不是拜你的杀手本性所赐?

Aren' t your killer instincts what made you so effective as The Winter Soldier?


Bucky:

那不是我!是他们强加给我的!

That didn' t me! They did that to me!


Zemo:

你就打算永远为自己说谎么?真让我失望。

You' re just going to keep lying to yourself? I' m disappointed.


Zemo启动了先前安放的装置,Bucky的金属臂再次失效。


Zemo:

我想在某些事情上我也说了谎,之前我说这事和我父亲无关。


他把Bucky绑在了无人机上。


Zemo:

你不想辜负死去战友的记忆,这没问题……可如今Rogers复活了——


Bucky:

你是谁啊,神经病,还是治疗师?


Zemo:

我是个现实主义者,而你的最新现实是……没人可以给你从头来过的机会。因为你不能轻易抹掉你的过去。从现在起,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争取。或者——你现在也可以放弃抵抗,轻轻松松全身而退。也许这才是你想要的,总之……你的左臂会在三十秒内激活,刚好够你做出抉择。


Zemo按下了启动按钮,Bucky再一次被困——他依旧无法逃开,这一切就如同记忆中的噩梦重现。


Bucky:

时间在变慢,我记得这种感觉。时间在变慢,在碎裂……

Time slows, I remember this. Time slows and fragments...


离爆炸还有多久?Zemo肯定把这次设置的和上次一样,我本该丧命的那次。

How long till it blows up? Zemo would be sure it' s the same as last time…


也许他是对的,也许这是我应得的报应……

Maybe he' s right…maybe this is what I deserve…


时间在碎裂,我再次看到了我脑内冬兵的记忆片段……我亲手所犯罪孽的记忆。当时我只是一个载体,可是,那的确是我的双手。

Time fragments and… I see it all again…Slivers of The Winter Soldier in my mind. Memories of things done with the hands. I was only a passenger, but they were my hands.


泽莫是对的,我并未靠自己来获取这一世新生。放弃……会容易得多。

Zemo' s right, I haven' t earned this life, yet. And it would be easier…to give up.


然而,那也不是我的天性。

But…that isn' t who I am, either.


Bucky挣脱了锁链,在无人机爆炸前掉入了海里。回到岸边后,他发现他的制服和盾牌挂在海边的树枝上,而Zemo已不知所踪。


制服和盾牌 源:无所遁藏 5



一小时后,Bucky与赶来的Steve,猎鹰和Natasha会合。

 

Natasha:

你这个傻瓜,竟然一个人跑了。


猎鹰:

你明明有朋友,有搭档……


Steve:

有那么多会支持你的人……


Bucky:

我明白,我明白,我很抱歉。只是我必须……自己解决这事。


Steve:

Zemo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


Bucky:

他跑远了……说来话长。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Steve:

Zemo想把你打入地狱,除了这儿还有更糟的地方吗?

 

Bucky看向属于Zemo的古堡,问Steve:"你常来这儿吗?这地方很诡异。"Steve回答:"不,几乎没来过。"(No, almost never.)


Steve:

你准备好了吗?

You ready?


Bucky:

是的,我们走吧……

Yeah, let' s go…

我猜,家里还有另一个地狱等着我呢。

I' m guessing I' ve got a whole other hell waiting for me at home…



评:

看《无所遁藏》(No Escape)时总想到萨特的《禁闭》(No Exile)。莫洛亚(André Maurois)将《禁闭》中的 "地狱" 看作 "他人投向我们的清醒的目光",然而他人的目光一定就是清醒的吗?只怕未必。


让Bucky无法逃离的又何止是Zemo的圈套……更是他心中的高墙和囚牢。只有亲手打破它们的那刻,才是他真正自由到来的时候。




美国队长糖与刀14:审*判美国队长


纽约复仇者大厦门前

鹰眼 ⑴ 和仿声鸟 ⑵ 被疯狂赶来的媒体围住,他们抛出各种问题:"你们之前知道Barnes的过去吗?""你们要站在叛徒的一边吗?" "可以把你们的沉默当作回答吗?" "队长在楼上吗?" "他现在已经被踢出队伍了吗?"仿生鸟没有回答,但愤怒的鹰眼对他们说: "秃鹫,⑶ 你们都他妈是秃鹫。"

 

两人进门后找到了Steve Rogers,Natasha和TonyStark.

 

Clint Barton:

你们三从头到尾都知道冬兵的事,但就是从来没想过想要告诉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You knew – you all knew aboutthe Winter Soldier thing…and never bothered to tell any ofus?!

 

Tony Stark:

所有你需要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You were told what you needed to know.

 

Clint:

我不想听到这句话,尤其不想从你嘴里听到。一开始就他妈是你把那个该死的盾给他的。

I don’t wanna to hear aboutthat, especially not from you. You’re the one who gavehim the damned shield in the first place.

 

Natasha

事实上James自己偷的盾牌,Tony只给了他那身制服。

Actually, James stole the shield, Tony just gave himthe uniform.

 

Clint:

我知道一切事在你眼里都是玩笑,Tasha,但这事不能开玩笑

I know everything amuses you, ‘Tasha…But this isn’t a joke.

 

Steve Rogers:

是我要他救救Bucky,Clint.所以我死了之后,Tony才会把制服交给他。

I asked him to save Bucky, Clint. That’s why Tony gives him the mantle when I was gone.

 

Tony Stark

而我是不会去揭露他的秘密的。那是他的心魔该他自己对抗。

And I wasn’t going to reveal theman’s secrets. Those arehis demons to wrestle with.

 

Clint:

只不过现在这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心魔了,对吗?火药桶刚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炸了。

Except these aren’t just his anymore…are they? These powderkeg justblew up in all our faces.

 

Steve

Clint你指望我说什么那是BuckyBarnes. 他们对他做的那些事情那些俄国人……那不是他的错。

Clint, what do you want me to say? It’s Bucky Barnes. And what they did to him, the Russians…thatwasn’t his fault.

 

Clint:

妈的……听着,至少告诉我他没有刺杀肯尼迪什么的。

Damn it…Look, at least tell me he didn’t whack JFK or anything.

 

Natasha

别搞笑了那是中情局干的。

Don’t be ridiculous, that’s the C.I.A.

 

Tony:

肯尼迪是个斯库鲁人。

Kennedy is a Skrull.

 

Clint

……好吧。至少我不必在从媒体那里知道这些事了……所以Bucky在当冬兵时到底干了什么?

Oh…Okay. Just so I don’t hear about it first time from the press…What exactly did Bucky doas the Winter Soldier, then?


Clint开始翻看Bucky的档案。

 

Clint:

天啊这是什么恶心人的笑话

Is this some kinda sick joke?

 

Steve:

我肯定Bucky也这么觉得。事实上我知道他就是这么觉得的。

I’m sure it feels thatsame way to Bucky. In fact, I know he does.

 

Clint:

费城那场爆炸案是他干的?⑸ 你知道那次死了多少人吗?

The bombing of downtown Philly was him? You know howmany people died in that blast?

 

Steve

他被人利用了,Clint,被人控制了大脑……

He was being used, Clint, under mind-control…

 

Clint

即便如此可……我的天哪……他还杀了Nomad? 

Still…my God…Andhe killed Nomad?

 

Steve:

杰克门罗,是的。很显然门罗本该是这次行动的替罪羊。

Jack Monroe, yes. Jack was meant to be the fall guyin the operation, apparently.

 

Clint

你知道没多少事情能吓到我但我得说,Steve……我目瞪口呆。

Y’know, not much fazesme, but I gotta say, Steve…I’m stunned.

 

Steve

想象一下Bucky的感受吧他才是那个手上沾满鲜血的人。

Imagine how Bucky feels, it’s his hands with the blood on them.

 

Clint:

是,他一定难受极了,但……怎么你们就没一个想到这些事总有瞒不住的一天?Tony,你不是应该能预见未来吗?

Yes, and it’s gotta be hell forhim, but…How did none of you think this wouldn’t come up one day? Tony, aren’t you the guy whosupposedly sees the future?

 

Tony:

所有的记录都被销毁了 ⑺,Clint. 冬兵相关的只剩下一些冷战传说。

The records were all destroyed, Clint. All that wasleft for the Winter Soldier were some Cold War myths.

 

Clint

是的你想的挺美哈。

Yeah… or so you thought.

 

Natasha:

你到底想说什么,Clint?难道James不该有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What are you trying to say, Clint? Did James notdeserve a second chance? 

你,我或者这房间里的任何一个人,谁有资格这么说……?好人不配得到救赎的机会?

Are you or I or anyone in this room in a position tosay that…? And a good man doesn’t deserve a chance at redemption?

 

Clint垂下头,不再说话。


白宫总统的秘密会议

 

总统:

他到底暗杀过多少人

How many assassinations are we talking about?

 

参会人

很难统计出一个具体数字总统先生。他是一个传说,一个幽灵……

It’s hard to get a solidnumber, Mr President. The man is a legend, a ghost…

 

总统:

那就大致估计一下?

How about a gusstimate, then?

 

Steve Rogers:

大概二十多个吧50年代后开始一共30年。

Maybe two dozen, over a thirty-year period startingin the late ‘50s.

 

总统

有多少美国人

How many Americans?

 

Steve Rogers

至少有那么几个吧……

A few, at least…

据我所知,冬兵的任务就是阻碍美国在冷战时期的前进步伐……所以即使他杀的不是美国人,也是在破坏我们的努力。

From what I understand, The Winter Soldier’s missions were designed to stymie U.S. progress in the Cold War. So evenif he wasn’t killing Americans,he was sabotaging our efforts.

传说克格勃给他下达任务,然后他就去制裁某个外交官,或是将军,或是炸掉一场和平峰会。

The legendis the KGB would send him on a mission, he’d sanction some diplomat, or some general, or blew up a peace summit.

然后他们会把他收回来深度冷冻,一冻就是好些年,以确保他到下一桩刺杀任务时依旧年轻鲜活。

Then they’d put him back in the deep freeze for a few years, keep him young andfresh for the next kill.

 

总统:

见鬼……而你认为隐瞒这些事实一个好主意,Rogers指挥官?

Damn it…And you thought it was a good ideato keep this all a secret, Commander Rogers?

 

Steve:

是的,先生,因为他无法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I did, Sir, because the man wasn’t responsible for his actions.

正如同这份克格勃档案详细记载的:苏联人把Bucky从英吉利海峡捞上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当他们复活了他之后,他所剩下来的只有感官记忆。他的格斗技巧还在,但他毫不记得自己是谁。他们让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X部门植入他大脑的程序……

As this KGB file details: When the Russians fishedBucky out of the English Channel, he was dead. When they revived him, all thatwas left was sense memory. He has his kills, but no idea who he really was.Everything they made him do was programmed into him by Department X…

 

总统:

而现在他已经恢复记忆了,怎么做到的?

But he’s got his memoriesback now, how? How does that work?

 

Steve

我使用了一个强大的神器治愈了他的大脑。这几乎逼疯了他…… ⑽

I used a powerful artifactto make his mind whole again. And it nearly drove him insane.

 

参会人:

好吧,这份档案里东西都很有用,如果我们能证明它的真实性,那么对他的辩护将大有裨益。

Okay, this file is all stuff. This will go a longway in his defense, if we can very it.

 

Steve:

我希望不要发展到这个地步……

I’m hoping it won’t come to that…

但还有这个,就是新近发生的事。

But there’s also this, which ismore recent.

 

参会人:

是啊,这可不太妙……

Yeah, this is bad…

 

Steve

是啊,他依然不太对劲,因为被红骷髅控制了……

He was still not himself…Being controlled by the Red Skull.

 

参会人

好吧我真心希望你也能找到办法证明这事,Rogers. 上帝啊我们到底知不知道Barnes现在在哪

Well, I’m hoping to God you’ve find a way to verify that too, Rogers. God, do we even know whereBarnes is right now?

 

Steve

知道他正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Yes, he’s doing what he’s supposed to do.



与此同时,Bucky正在追踪秘密集会的新纳粹分子。

 

Bucky:

Steve说我不能让&*^#%的媒体风暴妨碍我的工作……也许他说得对。但我心里知道我只是想做点好事,趁着我还没被炒鱿鱼。

Steve says I can’t let a media &*^#%$ - storm get in the way of doing my job…andmaybe he’s right. But in myheart I know I’m just trying toaccomplish some good while I still have the job.

此外我还知道一件事,干掉身佩纳粹十字的家伙这事永不过时。

But there’s one other thing Iknow, taking out guys wearing Swastikas never get old.

 

他打倒了正在发表讲演的新纳粹首领。

 

Bucky:

抱歉了伙计们……想在纽约当纳粹你们可是选错日子了!

Sorry fellas…you pick thewrong nights to be Nazis in New York.

 

更多的人围了上来——

 

Bucky:

真可悲,这群混蛋打得我毫不费力,心跳都没加快,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人多。同样可悲的是,看到这么多人借由他们的愚蠢而汇聚一堂。

It’s pathetic, these jerks barely get my heart racing. Their only asset is in numbers. Which is also pathetic to see so many people united by their stupidity. 

 

美国……一直都是这样么?红色k慌 ,投放zd的无zf主义者 ⑿,秘密法西斯kb分子  …… 是的,我猜美国一直就是这样,在边缘徘徊……

America…has it always been like this? The Red Sca**res, the anarchist bo**mbers, the secret Fascist ter*ror*ists…Yeah, I guess it always been like this, around the fringes.

 

 

白宫西翼椭圆形办公室

 

Steve:

别命令我这么做,长官。

Don’t ask me to do this,sir.

总统:

如果我给你下达命令,你会辞职么?

Are you going to quit if I give the order?

 

Steve:

也许。你看了我的档案,你知道上次发生了什么……

Maybe. You’ve read my file, youknow what happened last time…

 

总统:

是的,而且我们都不希望事态升级。

Yes, and neither of us wants this situation toescalate.

 

Steve:

那就采取措施积极应对吧。

Then take the high road.

 

总统:

我不确定在目前状况下我们是否有这样的措施。即使有我也不确定是否能够采纳。

I’m not sure there’s one in this instance. And if there is, I’m not sure I can use it.

 

Steve:

你是总统,你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罗斯福总统在Namor淹了曼哈顿之后也赦免了他。

You’re the president, youcan do whatever you want. F.D.R. pardoned Namor after he flooded Manhattan.

 

总统:

罗斯福不用应对一天二十四小时滚动新闻……而且Namor是另一个国家的王子。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一个美国士兵。

F.D.R. didn’t have a 24 news cycleto contend with…And Namor is a prince from another nation.

 

Steve:

对,没错。一个该受到礼遇而不是让新闻评论员来决定命运的士兵。媒体只在乎收视率,而不是真相。

Yes, it is. A soldier who deserves more than havinghis fate decided by news commentators. The media only cares about ratings, notthe truth.

 

总统

那么我们就必须找一个真正在乎真相的地方。如果我承诺这一点,你会留下吗?

Well, then we’ll have to find a venue that does care about the truth. Are you with meif I promise that?

 

Steve

实话实说总统先生……我不知道。

To be perfectly honest, Mr. President…I don’t know.

 

Steve离开总统办公室,开着飞行器去找Bucky. Bucky给他看了从新纳粹大本营找出的名单,建议让Chapman⒃ 去查查这位被关起来的 "纳粹大师"。 Steve看着Bucky欲言又止。

 

Bucky:

那么,裁决是什么,Steve?别吊我胃口了。

So, what’s the verdict, Steve?Don’t keep me in suspense.

 

Steve:

如果我告诉你,最好的方法是逃跑,你怎么办?销声匿迹,隐姓埋名?

What happens if I tell you the best thing is for youto run? To just disappear…drop off the grid?

 

Bucky:

所以,情况真的有这么糟吗?

So, it’s that bad, then?

 

Steve:

这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这涉及到政治、公共舆论和媒体奇观…… ⒄

Because it’s not about youanymore. It’s about politics,public opinion and the media spectacle. 

 

Bucky:

而你觉得我跑路会比较好?新队长失踪,一听就是个不错的故事。

“New Cap Disappear”, sounds like a story with some legs on it.

 

Steve

见鬼如果我再看到Zemo ⒅我一定要——

Damn it, if I ever see Zemo again, I’m wanna –

 

Bucky

没事的,Steve,这正是我想要的。

It’s okay, Steve, that iswhat I want.

 

Steve:

你不想。我告诉过你,这事到时候就像三个场子一起演马戏似的,一团混乱……

You don’t. I told you, this isgoing to be a three-ring circus…

 

Bucky:

额,其实我是在军事基地里长大的,没看过马戏。

Well, I grew up on military bases…I’ve never been to thecircus, actually.

好了,不管怎么说,是时候让我……面对过去了。

C‘mon…it’s time for me to face the past…No matter what.



来自新闻报道:

James Buchanan “Bucky”Barnes,现任美国队长于今日凌晨向联邦当局投案自首。来自司法部门的消息表示,他们已经就他在所谓“冬兵”时期犯下的罪行提出了正式指控。消息还称,Barnes可能会面临国际指控,而这将取决于联合国的调查结果。

 

Steve Rogers对媒体发表声明:

 

Bucky Barnes是我认识的最优秀的美国人这次审判将毫无疑义地证明这一点。

Bucky Barnes is the finest American I know, and thistrial will prove it beyond the shadow of doubt.

 

在库兹伯格精神病院重度毁容的Sin看到了新闻,发出了歇斯底里的狂笑。

 

 

⑴鹰眼:Hawkeye,真名Clint Barton,视力极佳,擅长弓箭和体术,战术家

⑵仿声鸟:Mockingbird ,真名Bobbi Morse,生化专家,擅长体术,力量敏捷度强化 

⑶秃鹫:体格庞大、嗅觉灵敏的猛禽,常在天上盘旋,性喜食腐

⑷斯库鲁人:一个科技文明相当发达的外星种族,他们可以随意改变自身外形,伪装成另一个人(来自汉化组)

⑸费城爆炸案:见《时不我待》,冬兵在卢金指示下绑架SharonCarter,制造爆炸。

⑹Nomad:流浪者,此处指杰克门罗,《时不我待》中冬兵受卢金的指派枪杀了他

⑺资料销毁的情节见《梦之逝:梦的负担》

⑻《冬日士兵》#3,冬兵暗杀对象包括:英国大使DaltonGraines,法国国防部长JacquesDupuy,北约Keller将军,联合国外交谈判组等

⑼见《冬日士兵》#3,Steve拿到了冬日士兵绝密档案

⑽指宇宙魔方,见《冬日士兵》#6

⑾红色k慌:美国冷战初期极端反*G情绪和麦卡锡主义的盛行。

⑿投放炸弹的无政府主义者:1920年“占领华尔街”运动中摩根公司发生的kb爆*z。

⒀秘密法西斯kb*分子:美国新纳粹分子(如黑*军团)

⒁Steve Rogers vs. Secret Empire No.One#180 ?

⒂Namor:来自亚特兰蒂斯, 水淹曼哈顿的情节见CaptainAmerica #423

⒃Chapman:Joseph"Joey" Chapman,代号:米字旗/英国杰克(Union Jack),在《21世纪闪电战》中有出场。

⒄媒体奇观:美国学者凯尔纳提出的概念,指能体现当代社会的基本价值观,引导个人适应现代生活方式,并将现代社会中的冲突和其解决方式戏剧化的现象,它包括媒体制造的各种豪华场面、体育比赛、政治事件等(来自汉化组)

⒅Zemo:《无处遁藏》中的反派,是他将冬兵资料泄露给了媒体



联邦监狱

两名狱警正在看关于Bucky的新闻。

(新闻报道)

不久前我们还当他是美国队长的男人即将接受审判,他曾经的战友Steve Rogers站在他一边。

(镜头中的Steve Rogers)"BuckyBarnes是个英雄,总有一天他会被宣判无罪的。"

但几个星期过去了,一份苏联旧时机密文件向我们向我们详细描绘了Barnes令人发指的苏联杀手生涯。因此,一名联邦法官驳回了他的保释申请,反而以最快速度开启了人们口中新世纪之审判。

 

两个人一边看一边评论:"上帝,真是看够了这些全天无休的报道。" "直接把他送上电椅不就完了呗……"这时他们看见Bucky在狱警的押送下走向牢房,不由噤了声。

 

Bucky:

新闻上说我并没受到特殊待遇,这并不确切。Steve和Luke Cage两人都为我暗中打通关节。所以尽管我会被关押在联邦监狱等待开庭,但他们会保证我尽量少与一般民众接触。不过其他囚犯并不清楚这为他们好……还是为了我好。

The news says I’m getting no special treatment, but that isnot entirely true. Steve and Luke Cage all pulled their strings on my behalf.So I may be in Federal Holding until trial, my contact with the generalpopulation is kept to a minimum. The other prisoners aren't sure yet if that’s for their benefit…ormine.

 

而在Tony Stark改装了我的机械左臂把他的力量减至普通胳膊大小之后他们允许我保留了它。现在根据法律,他只是一条普通的义肢。我花了好几天才适应了现状。被关押在铁栅栏之后……好多年没感觉到自己这么羸弱了……

And I was allowed to keep my cybernetic left arm,after Tony Stark modified it to be no stronger to be a normal arm. Now it’s just to bea prosthetic, according to the law. That took days to get used to. Trappingbehind bars…weaker than I’ve ever feltin years…

 

Bucky与律师见面,Steve也在场。

Bucky

Steve引荐了一个老朋友为我辩护,Bernie Rosenthal.  看得出来她是个好律师。但我看得出她现在才知道自己究竟摊上了什么官司。我希望她跟我是一类人,而且能够在重压之下表现出色。

Steve brought in an old friend of his to run mydefense, Bernie Rosenthal. Near as I can tell, she’s a goodlawyer. But I can also tell she’s justrealizing exactly what she’s gotten into. So I’m hoping she’s like me…And that she does her best work under pressure.

 

Bernie告诉Bucky和Steve首要任务就是不能让Bucky上证人席,Steve反驳Bucky当然要出庭,Bernie问Steve究竟是否看过冬兵档案,如果Bucky上庭,他会被检察官逼着复述每一件出过的任务,而那会是一场灾难。她还想要重新控制舆论,让民众倒向Bucky这一边。Steve想说什么,但被Bucky打断:

Bucky:

她说得对,Steve. 你说这事就是为了搞政治……不让我出庭作证的话,他们就更没热闹可看了。

Steve:

我们得让民众支持James回复自由,穿上那身制服。这一点和我们在法庭上做的任何事情同等重要。

 

Steve告诉Bucky,"纳粹先生" (Max Lohmer) ⑵ 一个月前已经越狱了,很可能来到了美国。Bucky离开后Bernie对Steve说现在的整个辩护都建立在Bucky受到精神控制之上,算是堪堪符合合理怀疑,她还需要更多权威的专家和证人。Steve让她不要担心,队友已经去找了。此时的猎鹰和Natasha已经在芝加哥找到了浮士德⑶,这是需要他的时候了。

 

回到牢房后的Bucky——

监狱中的噪音能把人逼疯。回响的尖叫声,撞击铁栏杆声,打斗声,牢房之间威胁叫骂的声音……这根军队禁闭室不同,至少跟我呆过的不同。但即使是在军事监狱,你也还是在军队里。这儿的大多数囚犯已经没可能回归过去的生活了……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我会想,我会不会跟他们殊途同归。然后我就开始考虑我更想要那个——我的自由?还是我抛在高墙之外的生活?

The noise in prison is insane. Echoed screaming,clanging bars, fights, threats yelled between cells… It’s not like a military brig. Atleast, not the ones I’ve been in. But in a militaryprison, you’re still in the military. Most herehave no hope of earning their life back to the lift they had. At night I lieawake and wonder if I’ve joined them in that fate. And Istart weighing which I want more – my freedom? Or the life I leftoutside these walls?

 

我从没要求——从没想要当美国队长但那个面罩那个星条制服那面盾牌它们会改变你。现在我能明白Steve一直肩负的重担了。感觉挺奇怪的,我居然承认自己想要回那重担。但是在这一切之下,我真正明白的是——我想让自己配得上它,不论用什么方式。

I never asked – neverwanted – to be captain America. But thatmask, those stars and triples, that shield…they change you.I can see the burdens that Steve’s always carried.And it feels so strange to admit that I want this burden back. But underneathit all, what I really now is – I want to deserve it, somehow.

 

Bernie联系电视台,她上节目陈述了Bucky自接任美国队长以来做出的功绩,还告诉民众Bucky原本就是受害人。

 

Lohmer带着手下的人来到库兹伯格精神病院,他带走了Sin,亲吻她的手背并发誓效忠与她。

Sin

我美吗

Am Ibeautiful?

Lohmer:

像一朵蘑菇云那样美。

As beautiful as a mushroom cloud.

Sin:

好吧,我们快离开这儿,我发誓这地方快把我逼疯了……

Okay then, let’s get out ofhere, I swear this place is making me crazy…

 

Natash和猎鹰来到库兹伯格精神病院,从监控录像中发现救走Sin的就是Lohmer。Steve得知这一状况后决定继续追查,他不能让Bucky的庭审出现任何变数。Sharon安慰他说Sin与红骷髅的精密算计不同,她的行事更加冲动。

被猎鹰和Natasha抓回纽约的浮士德找到Steve,要求以出庭作证为条件和他进行交易。Steve立刻回绝说唯一能做的交易就是浮士德去做证人,Steve公布神盾旧情报——证明浮士德曾背叛红骷髅使他谋杀总统的计划失败,从而替他排除上庭后可能受到的指控让他得到赦免。Steve还告诉浮士德要是不合作他就销毁神盾情报,以谋杀美国队长未遂、试图暗杀总统、制造国家动*乱的罪名将浮士德送审,结果必然是他是以叛*乱罪被处决。浮士德听了他的话后说:“你变了,Rogers.”(You've changed, Rogers.)Steve回答: “不尽然。”(Not really.)

 

原罪的梦境

在原罪的梦里,红骷髅对她说:“不,我的继承人怎么是个女的。”“你知道自己本可以成为什么人吗?”“”让我失望是你唯一的功绩。“她在梦里急切辩白说:”不,爸爸,我会比儿子做得更好的,我会达到你的一切期待……“红骷髅的回复是:”滚远点,小婊*子。“ 梦中的Sin哭了起来,”混账……我会比儿子做得更好的!我会比你更好!“红骷髅一巴掌将她打翻:”不可能!“Sin从梦中惊醒,正是天色将亮的时分,她对赶来查看的Lohmer说:”那么……今天将会是非常美好的一天。“

 

同日,对Bucky审判正式开始。



Bucky:

我的审判在那天上午早早开始了,Bernie说使我们真相胜出的最好机会是法官审判 ⑷,那样就没必要迎合陪审团 ⑸,就只是法官。这个法官看似强硬,但马上就帮了我一个忙。(法官:"禁止媒体摄像,我不会让我的法庭变成媒体的游乐场。")因为没有直播和陪审团,所以开庭陈述很简短。

My trialbegins early that morning. Bernie said our best shot at the truth winning waswith a bench trial, so there’s no jury, just the judge. Who seems tough, but doesme one favour right away. Without living coverage or a jury, the openingstatements are kept brief…

 

公诉人:Blake Tower,意在证明James Barnes在美国土地上犯下了恐*怖主义罪行 ⑹

辩方律师:BernatteRosental,意在证明James Barnes无罪,而且是数十年精神控制的受害者

 

Bucky

但随后变得有意思了……

But then, itgets interesting…

 

诉方向法官申请提出一项能够驳倒辩方律师主要论证的证据,辩方律师表示反对但被法官驳回。(辩方及法官都阅览了这份材料)⑺诉方拿出的证据是红骷髅之女Sin的录音口供,在今天刚刚送到Tower手中,由经过负责访谈的医生亲自验证。


Sin的口供录音:

这完全是一个阴谋,一个陷阱……Barnes多年以来都是我父亲的特工……他们声称他被洗脑了,他们撒谎,他就是向苏联人叛变了。他救了总统⑻,他所谓的赎罪都是装的,爸爸并不想要他自己的总统,他想要的是他自己的美国队长。

 

第一次庭审结束。Steve问Bernie来自Sin的这份口供是否可以被当做证据。Bernie回答,也许披露心理访谈违反了医患保密协议,而且录音来自三个月前(那时候Bucky还没有受审)⑼。她建议Steve在Bucky的状况变得更糟之前赶快找到Sin.

 

Bucky:

回到市中心的关押所之前,我就知道事情很糟了……

I knowbefore I get back to the downtown holding facility that it’s bad.

 

Sin的证词显然起了效果,负责把Bucky押回牢房的狱警已经把他看作了投靠苏联人的叛国者和红骷髅手下的走狗,狱警用警棍殴打Bucky.

 

Bucky:

我脑中响起Steve的声音……告诉我保持冷静,告诉我克制,但我不想这样。但我 "脑内的Steve"⑽ 赢了这场争论。因为他是对的,我们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我在牢里给媒体提供素材。所以我咽下了自己残存的骄傲,并且提醒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赎罪……不为别的。而赎罪本来就不容易。

I hearSteve’s voice in my head…tell me tojust stay calm…to rise above. But I don’t want to.But still, my “Inner Steve” wins the argument. ‘Cause he’s right, thelast thing we need is me feeding the press from in here. So I swallow what’s left of my pride and remember this is aboutredemption…not anything else. And it’s notsupposed to be easy.


Bucky抓住了再次落下的警棍,但他没有反击。

 

Bucky(对狱警):

我们到此为止,好吗?

Let’s just leave it, okay?

 

狱警:

切,就知道你从来都没胆。

Psssh…know you didn’t have any guts. 

 

猎鹰找到了Sin的手下,知道了他们正在谋划一件大事。而在另一处的Sin和Lohmer已经将来自红骷髅处的特制炸药运上了直升机——他们想要炸掉自由女神像。


注:

⑴ Bernie Rosenthal的故事见《为了纪念》V1 600

⑵ 纳粹先生:原名Max Lohmer,代号 "Master Man",红骷髅的手下,接受了他的药物改造, Lohmer在《21世纪闪电战》中有出场

⑶ 浮士德:《梦之逝》中出现的反派人物,他在红骷髅授意下催眠了SharonCarter,指使她枪杀了Steve Rogers

⑷ 法官审判:没有陪审团,一位法官同时担任事实认定者和法律裁判者

⑸ 陪审团:(海洋法系)通过特定任选程序从一般市民中挑选,委派其参与刑事诉讼或民事诉讼的审理,并独立于法官作出事实认定以及决定法律适用的司法制裁,通常为6-12人,采用多数或全数通过制。但对于重罪和死罪的的指控似乎需要动用大陪审团(存疑)。陪审团的作用有好有坏,好处在于可以使法官受政治势力、贿赂等影响,降低错判率。坏处是可能造成过度干预,以公众舆情代替司法审判。至于为什么是只是法官审判而没有动用到陪审团,可能原因:a.案件涉及国家机密;b. 案件的开庭非常迅速(对应前文新闻中“以最快速度开启了人们口中新世纪之审判”这句话)

⑹ 诉方提出的“在美国领土上”这一限定可以对应前文新闻中“Barnes可能会面临国际指控“ 这句话

⑺ 双方及法官都阅览了这份材料,并非单是法官和控方(即 "默读"),这能够保证辩方收到公正对待

⑻ Bucky救总统的情节来自《梦之逝:购买美利坚之人》

⑼ 关于Sin的口供录音,除了披露心理访谈可能违反医患保密协议之外(而且是录音口供,不是书面证词;她也没有作为证人上庭,这些都牵涉到它是否能作为证据),退一步讲,就算它能作为证据也可能造成:a.证据不可靠(可能导致事实认定错误甚至误判);b. 在两方证言有冲突时法官难以判定;c. 剥夺了被告对证的权利(The Right ofConfrontation)。至于证人是否能够自愿选择出庭或是接受传召(如强制作证,不出庭须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这一点,因为情节并未涉及因而不做讨论。SteveRogers在前文中提出“公布神盾旧档案”也是为浮士德提供(证人)保护,减小可能给他带来的不利后果,促使他上庭作证。在这一点上Steve的考虑非常周全(与其后“不出庭就销毁”的威胁一起看可以说是软硬皆施胡萝卜加大棒,真是好手段)

⑽ 脑中的Steve,即 "InnerSteve" 可对应 "Inner Self" 的定义(Inner Self vs Outer Self)



Natasha和猎鹰在审问了Sin的同伙后来到纽约自由女神像前,他们被“纳粹先生”Max Lohmer和他的手下撞见,两人被zhua。

 

Bucky的庭shen已经进入第三日。

 

Bucky:

许多控方提出的证据都已经按照规定被处理了。⑴ 因为我们的辩护策略是,不否认我曾经做过的那些事,但强调当时我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所以当Towers拿出费城废墟的照片时,我还是感觉糟糕极了。不过他们的大多证据都是人证⑵ ——

 

Towers:

第一次遇到冬兵的时候,你还隶属于克格勃是吗?

Ludovich(控方证人1):

是的。他曾是红房子计划的教官之一,他是个非常高效的特工。

Bernie(辩方律师):

Ludovich先生,您是否是对 "红房间计划" 中的精神控制实验有所耳闻?

Ludovich

呃……嗯……

某克洛纳斯集团Lukin的手下(控方证人2):

那个男人,Bucky Barnes,是他设置炸dan并引bao的……

 

Bernie提醒法官注意证人的过去。


Bernie(对证人2)

让我看看我是不是理清楚了……你曾经为一个阴谋诡计出力,企图搞垮整个美国经济并且暗杀我们的下一任总统?

 

Towers要求传唤Natasha Romanoff,但她没有出庭。⑶ 控方的最后一位证人是Norman Osborn,⑷ 通过卫星电话出庭作证。⑸

 

Osborn(控方证人3):

我认为Nick Fury和Tony Stark销毁了神盾局里所有和Barnes历史相关的资料……在Steve Rogers的授意下。

Bernie:

我想请教一下,Osborn先生,你因为妄想症而入院到底多少次了?

Osborn:

你竟敢——

 

午休之后,庭审进入辩方辩护阶段,Bernie传唤证人Johann Fennhoff(浮士德),Tower表示反对。

Tower:

辩方传唤的是一名逃犯。此人身负多起——

Bernie:

这三天他都被关押在市区一个收容所里,你们都没花多少力气找他,Tower.

 

法官认可了辩方证人。

 

浮士德(辩方证人):

虽然苏联人用在Barnes身上这种浸润技术还很原始,但它足以在他脑内构建一个顺从的人格。他的脑中完全清空了,残留的只有感官——他有关训练的记忆。苏联人完全控制了他,他们把他变成了武器,仅此而已。


Bernie:

那么,依你之见,Bucky Barnes不该对冬兵的行为负责,对吗?


浮士德:

对,这份荣耀应该归于他的编程者。

 

Bucky在被告席上听着浮士德的发言。

 

Bucky:

浮士德证实了我的辩护词,反正他别无选择。即使通过他自鸣得意,充满优越感的语调,让我去听,去接受他们对我做的一切,以及之后我所做的一切也很难。不过,他依然是个可靠的信息源……

 

Tower开始盘问证人。

 

Tower:

你是想告诉我们,Steve Rogers并没有提出什么交易来换取你出庭作证是吗?


浮士德:

相信我,我和你一样火冒三丈呢。

 

浮士德为了证明控脑的力量,调整了自己的语调操控了Tower. 

 

浮士德:

这有点像催眠,不过没有任何限制,但我能让你抓起锤子去攻击法jing,而你会这么做的——因为我叫你这么做。

 

Tower像发疯一样攻击了庭上的gc,直到浮士德让他清醒过来。⑹


法官:

我警告你,先生,如果你再在我的法庭上这么做——


浮士德:

我只想证明我的观点。那么公诉人是不是需要为他刚才的攻击未遂负责呢?

 

Bucky:

我不知道浮士德的小把戏是否也是我们辩护的一环 ⑹,不知道Steve是否为了救我不顾一切,以至于迷失了自我……然后我就无暇思考,只能行动了……Steve也是。

 

Tower申请休庭,这时一位枪手突然闯进法庭中,喊着 "美国队长高于一切" 的口号攻击Tower,Bucky从被告席上跃出扑开了Tower,坐在旁观席上的Steve则拦住了开枪的人.枪手被卸下了武器。他告诉众人Sin给大家留了一卷录像带,就在他的衣服口袋里。

 

法官把两方人都带进了办公室,经过检查Lohmer佩戴的枪是用AIM科技非金属材料制成的,所以才能混过安检。法官和Tower感谢了Bucky和Steve,他们开始看Sin送来的录像带。录像中的Sin要用之前被俘虏的猎鹰和黑寡妇交换Bucky,她要求Bucky在日落时一人赶到自由女神像前,否则猎鹰和黑寡妇会死,自由女神像也会被炸掉。

 

Bucky恳求法官让他前往,但被法官拒绝了。

 

法官:

你还在拘留中,Barnes先生。我不可能因为一个kbxi*击威胁就给你签发一个一日通行证。

 

Steve劝阻Bucky,说他会阻止Sin,救出猎鹰和Natasha的。

 

在返回监狱的时候,浮士德和Bucky被带进了一辆押yun车。Bucky对自己的现状无能为力。



浮士德:

她比以前能干多了……我是说原罪(Sin),她以前从没这么狡诈。

Bucky:

我们得乘同一辆警车去拘留所已经够糟糕了,所以别再自作多情,当我们是朋友。

浮士德:

放心,绝对不会……这就是为何我在表扬那姑娘,她给你制造了一个完美的困境。如果她真的成功了,在美国队长的审判期间炸飞了自由女神像,那以后还会有人为了其他事迹记得你吗?

Bucky:

Steve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的。

浮士德:

对,几乎可以肯定。然而……能让你完全确保她绝不会在Rogers阻止他们的阴谋之前杀死你朋友的唯一方法就是你遵从他的要求,把自己交出去。而你现在却在这儿,再回牢房的路上……和我一起。

Bucky:

等等,你是想帮我吗?

浮士德:

你需要我的帮助吗?

Bucky:

你能做到?

浮士德:

别侮辱我。上午就是这两个人 ⑺ 开车送我来的,他们早已为我所控。

 

Bucky在浮士德的帮助下被松了绑。

 

Bucky:

你要留下来蹲班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浮士德:

我的目的是为了帮你扔掉你所剩无几的那点机会,而且我不喜欢两头同步作战。

 

Bucky逃了出来。


Bucky:

我奔跑起来的同时听到他放声大笑……然而我的脑子早已开始飞速运转了。盘算着我的备用制服,还有Steve会把盾牌藏在哪儿。

 

Steve正和Sharon商量怎么解救猎鹰和黑寡妇时,他们发现Sin已经黑进了电视信号,她开始对电视前的观众发表演说:"我来是要告诉你们一个真相的,而它会——”

 

赶来的Bucky抛出了盾牌,打断了她的话。

 

Sin:

这不公平……你来早了。

Bucky:

是你要我来的,你这小疯子。

 

注:

⑴ 此处应指未达到无合理疑点准则(beyond reasonable doubt)的证据不被采用(来自无罪推定原则的衍生,"合理"亦有界定)

⑵ 交叉盘问阶段(Cross-Examination),即一方律师对己方及另一方证人的发问。目的是通过提问和相应回答叙述案情或质疑证人的可信度

⑶ Norman Osborn,天锤局的领导者,此时在孤岛监狱(Raft)服刑

⑷ 卫星电话出庭作证:指证人在另一地点通过视频(对着摄像机)作证,律师可以进行提问。作证的情况会出现在庭内屏幕上

⑸ 在通过Bucky的视角描述的审判中,他想Natasha没有出现是因为她 "无视了传票"。虽然这个举动很符合她的作风,但毕竟审判事关重大……所以她没出现的在庭上的真正原因应该是Lohmer的袭击(而身在法庭的Bucky对此并不知情)

⑹ 浮士德对Tower的催眠,我的观点是:这不是出自Steve的授意。他固然救Bucky心切,却不是能做出这样的事:利用无关之人来为己方辩护。此举更像是浮士德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而肆意玩弄他人的表演,而这种近似于"以恶制恶" 的行为在文中只有他能做到,也只有他可以去做(人物设定方面)

⑺ "这两个人" 指车上的司机和Bernie

 

 

Bucky和守在一边的Lohmer打了起来。

 

Bucky:

有一瞬间我觉得这事真简单,不想我那混乱棘手的后半辈子,但只有那么一瞬。因为纳粹先生只用了这一瞬就恢复了,这家伙比他二战时的祖父还强壮。我真走运……他速度好像不行。所以只要不断移动就好,Buck.

 

Bucky被Lohmer踢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Bucky:

好吧……他的速度也更快。

 

被激怒了的Lohmer想要杀了Bucky,幸好Steve及时赶到救下了他。

 

Bucky:

得找个机会谢谢Stark把制服的耐冲击性做得这么好,多亏它我才逃过一劫。或者说,他至少让我撑到了后援的到来。好吧,抛开杂念,Buck,集中精神。

 

同样赶来的Sharon已经快支撑不住了,Steve让Bucky快去拦下Sin,救出Natasha和猎鹰,他来对付Lohmer.


已经登上塑像的Sin用枪击伤了Bucky,他的肋骨断了。

 

Sin来到了关押猎鹰和黑寡妇的地方,想先引燃他们附近的炸药。Bucky用盾牌阻挡了大部分的爆炸,自己也身受重伤。Sin在逃走的时候被Bucky地上的Bucky拉住,她索性把Bucky扔了下去。他在即将摔在地面上时堪堪被猎鹰接住,捡回了一条命。

 

黑寡妇发现Sin为炸掉自由女神像囤积的大量炸药并没有引爆。

 

Natasha:

我猜他是打算如果Bucky不出现的话就引bao zha弹。

猎鹰:

什么?为什么?

Natasha:

我想她追求的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胜利。

 

Steve这才发现,之前的小型bao炸导致女神像部分受损。

 

Steve:

我的天啊,她炸掉了胜利女神像的一只眼睛……

Bucky:

是啊,当着我的面。

Steve:

你的面?可你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儿。你他妈到底在想什么?

Bucky:

在想我不会为救自己性命害朋友牺牲。

猎鹰:

死蠢的熊孩子……

Steve:

该死的,原罪把你骗来这儿……Buck,她或许是想毁掉你仅剩的机会……

Bucky:

我明白,但无论如何我都会这么做的……所以我们现在回去接受惩罚吧。


Bucky的独白:

自由女神事件结束后,局势起了变化。法官同意让摄像机回到法庭,以便拍下他义正言辞斥责我的英姿。

 

法官:

失望一词远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情,Barnes先生。我本人和Rogers指挥官都曾严词告诫过你让别人去处理这件事。可你偏偏无视命令去逞英雄。别以为你的这些行为不会影响本庭对你的判决。

Bucky:

我明白,法官阁下。

法官:

那我们进行总结陈词吧。

 

Bucky的独白:

早上开庭之前Bernie对我相当火大,我还以为她会甩手不管了,然而,他却用了昨天的例子进行辩护。

 

 

Bernie的总结陈词:

法官阁下,被告的案子相当简单,关于这点我相信已经无需赘证。您尽可以为我当事人的逃脱训诫他,但昨天他拯救了他人的性命,而且事后也主动自首了。他一直是一个好人,只是一直以来被别人利用,做了违背他本身意愿的事。而他也一直在努力寻求救赎,以弥补他被迫犯下的那些罪行。事实很清楚,JamesBarnes无罪。


Tower的总结陈词:

所以Bucky Barnes昨天的确逃跑了,可以为他主动投案,我们就应该原谅他?这其实就是我要求起诉此案的根本原因,法官阁下。可曾有一件事被归为他们的过错?我说的“他们”是指超级英雄团体。法律何时才能适用于他们?或者说我们是否作出太多让步以至这个问题已经失去意义了?是时候承认这一点了吗?

有多少次我们的城市被xi击,我们的楼宇被zha毁,我们的公民被杀害,而我们听到的都是这样的话,“不是我的错,是斯库鲁人干的。”或者“我被另一个维度的恶魔控制了”再或者“我受到了精神控制”于是我有个问题,法官阁下,这些蒙面人何时才能服罪?

 

Bucky突然从被告席上站了起来。

 

Bucky:

法官阁下,他说得对。我想变更我的辩护词,法官大人。Tower公诉人说的没错,必须有人站出来承担责任。犯下那些罪孽的时候我身不由己……但他们确实是借由我的双手和我的技能犯下的,而唯一光荣的,也是美国队长唯一该做的事,就是服罪。

 

法官的最终宣判:

审理本案时,我不得不从大局考虑……不仅是针对你个人的控诉,也是对你当时所处的环境,以及你以美国队长的身份做过的事情。浮士德教授演示的精神控制术给我带来了不少疑问,到底应该追究谁的责任。然而现在你站了出来,做了与你相同处境的人几乎不会去做的事。因此我判处你有期徒刑二十年……但是……判决变更为轻判刑期届满。孩子,我不知道你是否配得上穿美国队长的制服,但我知道你的下场不应该是一间牢房。

 

 

正当队友为Bucky的轻判欢呼时,一位自称Arkady Jadnoski大使的人突然出现,他得到了引渡令,要将冬兵带回俄罗斯……







声明:

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功劳归于官方和汉化组,我只是糖和刀的搬运工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