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al029

刀糖齐飞,伤己伤人;漫画搬运(CP向);长期话唠
Stucky (Captain America); Jim Prideaux & Bill Haydon (TTSS); Daniel Brühl

评《无所遁藏》中Zemo的复仇

与红骷髅、卡波夫、卢金、浮士德等人相比,漫画中的Zemo是一位相当特殊的反派,因为他的复仇是私人化的。他的阴谋环环相扣,结局也是意味深长。


《无所遁藏》一开场就是Zemo的出现。在针对Bucky的阴谋起始前的一个月时间里他做了以下这些事情:


  • 找到了 "鬼魂" (Ghost),经过一番试探后从他那里知道了新任美国队长Bucky的故事


  • 在Fixer的陪同下去了流放岛,找到Hauptmann,以他欠下Zemo父亲的一笔旧债做筹码,迫使他加入复仇计划


  • 闯入库兹伯格精神病院见到了病房里的Sin,得到了她对Bucky所知的一切


  • Zemo联系了Igon,寻找Bucky冬兵时期的资料(根据时间线的推断)


Zemo找的这四个人身份很有代表性:


  • Ghost

    身份:雷霆战队旧人

    可能获取的信息:Bucky接任队长的原因,他要面对的复杂局面(包括来自内部的不满情绪)


  • Hauptmann

    身份:二战时的纳粹特工,曾与Bucky和队长敌对

    可能获取的信息:二战时Bucky的旧事,针对战争记忆的关键情绪触发点


  • Sin

    身份:红骷髅的女儿,毒蛇小队的领导者,Bucky接任队长后的主要对手之一

    可能获取的信息:Bucky的战斗技巧,红骷髅掌握的Bucky情报和分析


  • Igon

    身份:(可能的)黑市掌控者,手下有一批人以窃取、谋杀等手段获取情报

    可能获取的信息:苏联 "冬日士兵计划”绝密资料


之后,Zemo正式开始了对Bucky的复仇,这包括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Bucky被下药,Zemo制造爆炸 "误伤" 猎鹰


Zemo通过小酒馆女服务生(自称 "Beetle",Zemo手下之一)给Bucky下了纳米病毒(这个病毒来源很深,后文具体会讲)。Bucky在被下药后感觉眩晕,猎鹰打算载他回家。在猎鹰走向Bucky的摩托车时发生了爆炸,他被 "误伤"。猎鹰的伤情:脑震荡、肋骨擦伤或断裂(来自医生的诊断和Zemo旁观时说的话)。他的受伤程度是被控制好的:不致死但相当严重,失去意识、需要一段时间恢复、暂时无法参与后续行动。


赶忙把猎鹰送到了医院的Bucky接收到了事件幕后策划者向他传达的信息:这是一场对你的谋杀(此时Bucky还不知道黑手是谁,也不知道这场爆炸根本不是 "误伤")。Zemo选择的 "误伤" 对象很合适:猎鹰是Bucky自恢复记忆以来最好的朋友,是他成为 "美国队长" 后最坚定的支持者(那时候Steve还处在 "死亡”状态),是他的战友和如兄长般的存在。"误伤" 猎鹰带给Bucky的痛苦(包括愧疚)比直接伤害他本人来得深得多,也更能激起Bucky的愤怒,说不定还能引发他的感情失控。而Bucky对这一事件的反应一如Zemo所料。


第二阶段:Bucky袭警,Zemo获得冬兵档案


Zemo指示Hauptmann闯进医院分散Bucky的注意力,自己拨打了报警电话。Bucky一见面就认出了Hauptmann的身份(曾经的纳粹特工),又看到他制造混乱伤害无辜之人,两人立刻打了起来。Hauptmann通过打斗拖延时间,让Bucky体内的药物渐渐发挥效果,Bucky开始产生幻觉。Hauptmann趁着他意识混乱悄悄离开,Bucky把因为接到Zemo的报警电话赶来的警察当作Hauptmann的 "纳粹同伙",袭击了他们。药物使Bucky的攻击力大幅下降("动作越变越慢,和似乎被下药的那天一样眩晕和无力",这也是为什么Hauptmann能够和Bucky打斗那么长时间,还能逃走的原因),因此没有导致警察死亡(漫画中没有讲明,仅作个人推测:既然是 "私人化"的复仇,Zemo应该不会让牵涉他直接谋划中的其他人死,这有违他的复仇原则,倒在地下的是 "伤者"而不是 "死者")。


Zemo离开医院去了纽约北部,从Igon手上拿到了Bucky作为冬兵时的档案。


Bucky和Steve回到了复仇者大厦,医生在Bucky的血液中找到了某种纳米技术病毒。这位Jane Foster也是当年负责治疗门罗的医生,那时她对门罗的情况束手无策,只能任他离开走向死亡。但此后她很有可能保留了门罗的样本继续研究而且取得了进展(虽然还是没能根本解决)。到了Bucky出现同样问题的时候,她有了相应的治疗措施:用调频电磁脉冲(EMP)扰乱病毒,暂时保住Bucky的清醒。"Bucky袭警" 这一段与《插曲:杰克门罗的孤独之死》中门罗产生幻觉,把路人当作毒贩打倒在地的情节如出一辙,这也再次证明了两人之间的关联和阴谋的延续——门罗的疯癫和死亡很可能是被下了纳米病毒的结果(当然,门罗死亡的直接原因是Winter Soldier的枪杀,但他死前因为药物问题也只有两个月的寿命了)。也许在幕后之人看来,门罗在整个计划中不过是只试验病毒的小白鼠而已。而门罗的死却促成了Bucky的生,这其中的恩怨纠葛是是非非也是难以说清了。


接受治疗后,Bucky回想起那个女服务生,也许是她对他下了纳米病毒。他和Natasha来到酒馆,却没有找到线索。Bucky开始怀疑致使猎鹰受伤的爆炸是有人故意的,目的是让他分心好来陷害他。离开酒馆后,Bucky和Natasha遭到了Beetle(当日的女服务生)袭击,制服她后还没开始审讯,他的真实身份就被Beetle道破。Bucky知道自己已经暴露,而幕后之人的杀他的理由是私人的。


就在一小时之前,Zemo把所拿到冬兵档案有选择的透露给了媒体,其中包括Bucky作为冬兵时出过的任务和犯下的杀戮(包括文件和录像)。他拿到的 "冬日士兵计划" 是从被谋杀的前KGB高官(即苏联人)处得来的,哪怕资料并不完全(与Steve从红骷髅处拿到的相比),其中也必然涉及冬兵改造的部分(还有一个证据来自漫画中Zemo对改造细节的知情)。但他没有透露,原因不用多讲。当知道面罩之下的美国队长原来是二战时队长的 "跟班"、后来的苏联杀手时,民众的反应可想而知,Bucky开始被定义为 "叛国者" "民主的威胁"。


对Bucky奇迹般的死而复生也是说法不一,有人怀疑他像Steve Rogers一样,也注射了血清。对于Bucky是否注射过血清,起码在他和Steve的记忆中是没有的。Bucky的记忆不用多说,Steve的记忆是来自《恐惧本源》中他以为Bucky在华盛顿之战中死去,为他的葬礼写的悼词中的一句话:"他比我更英勇,因为他没有注射任何使他变得强壮迅猛的血清,可他从不犹豫,从不迟疑。"(He was braver than me because he didn't have any serum making him stronger and faster...But he never hesitated, never faltered.)至于苏联人有没有趁着Bucky失去意识的时候(此处指从1945年被复活到1954年的冰冻,不是后来的意识控制时期,Bucky对于后一时期的记忆已经恢复)对他进行血清改造或强化不得而知,但我倾向于认为没有。因为Bucky作为一个普通人——与Steve为代表的强化士兵的对照,让他对悲剧命运的反抗有了更深刻的意义。同样他普通人的身份也能对应浮士德在对Bucky的二次洗脑中所说的话:"你还记得吗……Bucky?作为小组一员的感觉……你们曾是入侵者,是同盟国对抗轴心国战争机器的秘密武器。当然,你和其他人不同,你什么特殊能力都没有。他们在你头顶呼啸飞过,他们所有人。你还记得吗?那种被嫉妒淹没的感觉,因为你永远无法跟他们匹敌……他们都如同神一般,而你只是个普通人,一个人类杀手。" 


身份暴露后的Bucky面对极大的压力,当他正打算听取队友意见搬去安全屋时,他看到了Zemo挑衅一般在房子里留下的字条,上面是这么写的:


Bucky Barnes,如果你想做个了结的话,今晚,在你的诞生地见。

Bucky Barnes, tonight. Where you were born. If you want it to end.


"诞生地" 有三个可能的地点,也代表Bucky三段不同的人生(所以Bucky在酒馆中的感叹:"活了好几辈子" 确实是实话):


  • 印第安纳州,James Buchanan Barnes的诞生地;

  • 弗吉尼亚州里海军营,美国队长的战友、英雄人物 "Bucky" 的诞生地;

  • 英吉利海峡,Winter Soldier的诞生地


第三阶段:Bucky和Zemo的见面


等Steve、猎鹰和Natasha发现不对,急忙赶到Bucky住处时他早已离开。三人正在商议如何寻找Bucky时被埋伏在屋外的Hauptmann袭击,Steve在和Hauptmann打斗时质问他:"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你在毁掉一个好人!" 而Hauptmann的回答是:"那就让他被毁掉好了……为什么你的男孩要逃避他的过去? 为什么他是唯一的那一个?" 要知道Hauptmann的加入是因为Zemo的胁迫,但这句话说明他已经入戏太深,以至于不自觉地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 "为什么Bucky能获得救赎?为什么只是他(而不是我)?" Hauptmann对Bucky又嫉又恨,却忘记了两人本质(nature)原就不同。


Zemo和Bucky具体有什么恩怨(为什么他设下重重圈套要杀Bucky)在《无所遁藏》里并没有明确讲出,但可以从已知的情节中推测一下:


  1. 与他的父亲有关。Heinrich Zemo,也就是反派Helmut Zemo的父亲,第一代Zemo男爵与Steve和Bucky(尤其是Steve)有深仇,在无人机任务之前两人曾经被他俘虏,Heinrich Zemo当着Steve的面折磨Bucky让Steve痛苦。后来也是他策划了那场最后的任务,导致Steve的沉眠和Bucky的改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的报复都是成功的——Steve和Bucky被认定死亡。然而Steve没有死,他在苏醒后重新成为美国队长;Bucky也没有死,还在记忆恢复后改变了身份(从冬兵到新一任队长)。他们的复活是对老Zemo自以为成功的计划的嘲弄,身为人子的Helmut Zemo有理由把他父亲的复仇继续下去。


  2. 他与超级英雄之间有旧怨,证据是在被Bucky打倒后他说的话:"来吧……打倒我,囚禁我,反正你们的人都这么干。"

 

但这些并不是他这场复仇的主要原因,因为如果仅是以上列出的两点,那Zemo的仇恨就不会是仅仅针对Bucky本人了(而是对Steve Rogers和其他超级英雄)。

 

漫画中Zemo在提到他父亲时说了一段话:"我想,在某些事情上我也说了谎……之前我说这事和我父亲无关。" (此时Bucky已经被绑在无人机上) "似曾相识,对吗?" "总之,这件事情确实与我父亲无关……除了某个小小的手段之外……" ( "某个小小的手段" 指他复制了当年他父亲谋杀Bucky的情景) "假如那个蠢货当初干好了自己的活,那么冬兵杀掉的那么多人……那些事就不会发生了。" 从这段话中可以感觉到也许Zemo也曾失去过某个重要的人,或者影响他人生的重要之物,而他的失去与冬兵的存在直接相关。Zemo因此还迁怒自己的父亲——如果Heinrich当时真的杀了Bucky,那Bucky就不会变成冬兵,之后的一切也不会发生了。Zemo对Bucky的复仇也许是来自他对自己命运的怨恨,也许他曾奢望 "赎罪" 却没人给他机会,也许Zemo想通过Bucky的反应来证明点什么……总之,Zemo将Bucky置于可怕的境地,但又给了他脱身的机会:要么接受命运被炸死,要么反抗命运继续活。当Bucky最终挣脱锁链回到岸边时,发现属于他的制服和盾牌被挂在树枝上,而Zemo不知所踪。Zemo的复仇找错了对象,还想要把一个完全无辜的人拖入深渊。他虽然离开,但他计划的影响还在延续,带来的后果几乎是毁灭性的。

 

Zemo与Bucky对各自过去的暴露很能体现两人的不同。Bucky在被噩梦惊醒后摸向肩上的按钮——仿生皮肤褪去,金属臂露了出来,臂上代表苏维埃政权的红星依旧鲜艳。关于仿生皮肤的来源参见《两个美国》的开头:Nick Fury升级了Bucky的金属臂,加上了仿生皮肤,让它在外观和温度上和真正的手臂毫无二致。这当然是为了任务,以便于让他更好的融入人群(Fury还拿一个暧昧的理由来打趣Bucky)。金属臂上的仿生皮肤可以看作是对Bucky过去身份所留下的印记的遮掩,在一段时间内,Bucky也确实隐藏了。而在假队长事件后,被噩梦惊醒的Bucky却主动把它展露了出来,清醒地意识到他过去的不可逃避。Zemo在和Bucky的打斗中被他扯下了头套,露出了被化学药剂毁容后狰狞可怖的脸。在Zemo打倒了Bucky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头套戴回去——这是被迫的暴露。在对命运的接受度方面,Bucky比Zemo坦然得多。


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Zemo是Bucky的影子,是他心头盘亘的阴云,是他无法面对的过去,是他对自己存在意义的怀疑和否定。Zemo用来动摇Bucky的话之所以可怕是因为——也许Bucky也曾经无数次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而在Bucky终于反抗回去实现自我解脱的时候,代表这一切的噩梦般的Zemo便消失了。

 

编剧对于Bucky的一系列心理变化描绘的非常细腻。他心态的转变从《梦之逝》开始:队长之死给每个人心上留下了巨大的空洞,Bucky尤甚。他被置于一个孤立的境地里,被迫从阴影中走到台前来,被暴露、被评判、被比较,在巨大的压力(来自外界和自身)下审视自己的内心。而在《无所遁藏》中,相似的情景又一次出现了。Bucky的队友们被Hauptmann拖住,他必须一个人面对Zemo。而当危机过去时,队友终于赶到接走了他——也许编剧意在告诉读者,Bucky真正需要的救赎不会来自他人,他需要的是自我原谅和自我抗争——这条道路注定漫长又艰难,而他只能独行。离开英吉利海峡的Bucky终于挣脱了第一层枷锁,他与之前不同了。而在即将到达的地方,还有另一场噩梦在等着他。




【完】




另:

1. 我在《冬日士兵》中的疑惑之处有了答案:


"Acceptable collateral damage"翻译过来是“可接受的连带伤害“:

  • 通用定义有可能是指冬兵受伤;

  • 如果采用军事定义:指在无意或意外情况下,非军事目标受到打击导致平民伤亡,财产受损等(具体判定标准略)这个词的军事用法是在1968年由Schelling在Dispersal, Deterence, and Damage一文中提出的。普通用法则是在1873年就已出现。

【此处是Bug?还是取普通定义?】


在《无所遁藏》中编剧也使用了 "collateral damage",情景是Beetle在向路人开枪时说:"制造一点连带伤害。" 对应一下这个词在冬兵任务报告中的使用,它的意思应该是指(冬兵)在任务中导致平民伤亡或财产损失(即军事定义)。而这个在1968年才出现军事定义的词是不该出现在1956年的报告中的。


算不算找出了个bug?: ) 


不过苏联人是怎么定义 "acceptable" 的还真是让人不敢想。



2. 原来出现在V5 50里的Ms. Marvel是Carol Danvers而不是Karla Sofen啊. 我就奇怪此时Ms. Marvel不是属于Dark Avengers的么,又怎么会出现在Bucky生日聚会上……




声明:


  • 漫画内容来自《美国队长:无所遁藏》(老冰棍自强组汉化版本)

  • 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