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al029

刀糖齐飞,伤己伤人;漫画搬运(CP向);长期话唠
Stucky (Captain America); Jim Prideaux & Bill Haydon (TTSS); Daniel Brühl

【MCU】评: Steve的隔离和痛苦

电影中的Steve Rogers一直以来都处于被隔离的状态(isolated)。在他还是个豆芽菜的时候,他被所在的社会隔离,被周围人看轻和拒绝(Bucky是个例外,他是Steve那时的社会联系者)。Steve后来所做的事情,一方面是对正义和民主的追求,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对联系的渴望(desire to connect):他作为个体(individual)渴望获得尊重、接受和承认,和社会、周围人建立联系,换句话说," (to fulfill his) insufficient feelings of mattering". ⑴


Steve少时的隔离在他成为美国队长后似乎被打破了,他有了战友,获得了他人的羡慕和尊重,还有姑娘对他投以倾慕的目光。随之而来的是他被周围人框缚在 "美国队长" 这个身份里,成为 "国家象征"(national symbol)与 "Steve Rogers" 割裂,但他还有Bucky,这很好。


后来Bucky在任务中从火车上坠落,Steve身边唯一一个真正陪伴和见证他旧日时光的人死了,Steve Rogers和他的过去割裂,他再次被困住了。也许Steve和Peggy的感情能够修复他的隔离,但一切都发生得太快:Steve开着战机坠入北冰洋,在冰冻中度过了近七十年。外部的世界千变万化光怪陆离,醒来的他却被定格在了无法返回的旧时代,成了过时之人(man out of his time),他和社会、和周围人被又一次隔开。


Steve的 "过时" 体现在很多方面:他需要接受爆炸般的信息量,接受现代科技培训,试图搞清楚在七十年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更重要的是,人们的观念变了,这变化有好有坏。Steve要面对的世界也不像战时那样相对简单,他的敌人在新世界中发生了改变,他要面对不仅是分明的黑与白,还有难以定义的混沌——有时候 "好人" 和 "反派" 又有着在潜在相似性 ⑵(比如Fury建造三艘航天母舰的目的和皮尔斯借利用它们进行但没能成功的邪恶计划)。


关于Steve是如何应对这种局面的,美队二已经描述得很详细了。在追查Hydra阴谋时,Steve发现Hydra杀手“冬兵”正是他当年的好友、被认为早已死亡的Bucky. 队二中Bucky在救了Steve后独自离开,等在队三中出现时已经过了两年。这期间Bucky发生了什么?他遭遇过怎样的内心折磨?Steve是如何寻找他的?他们各自又是怎么想的?这些在电影中都没有提到,只能从漫画中寻找答案。


Ed Brabuker的 "冬兵线" 是队二剧本的切入点。在我看来,他笔下人物的精神内核和在情节设置上的影响从队二一直延续到队三,所以他在漫画中描写的后续或可作为电影(出于各种原因未能呈现出来的)情节的参照——


在这两年中,Bucky所在的是地狱:无法阻挡的记忆,时时侵扰的噩梦,不断累积的愧疚,想要赎罪的无力等等。Bucky可以在面对他人时表现的一切正常,他甚至可以欺骗自己做出 "一切都好" 的假象,但这伪装脆弱到一击即碎的地步。(漫画中宇宙魔方将Bucky的记忆一次性唤回,而电影中的Bucky却是慢慢想起,到底哪种方式更加残忍?)


Steve终于找到了Bucky,但Bucky的敌人也找到了他。不想卷入争斗(fight)的Bucky想要逃开,但被押解回去,此后在相当短的时间中发生了一系列事件。电影中有个极富象征意义的镜头,当Bucky就要逃出去的时候,前路被轰然阻隔,眼前的光明被遮蔽,他再次落回到黑暗之中——就像他一直以来的命运轨迹一般。"……每当形式终于稳定,终于好转……总会出现突发事件毁掉一切。然后我学着接受它们,过了一段时间……恶劣形式成了新的日常。于是周而复始,往复循环。" 在队三的末尾,Steve和Bucky两个伤痕累累的人互为依靠,离开了冰封的荒原。然后他们就能获得内心的平静了吗?未必。因为队三的剧情太快,很多潜藏的情绪还没得及铺陈,很多已然存在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展现。


Bucky的痛苦在累积,在延续,Steve一样如此。他在漫画中有一段话:"我很担心Bucky……但他不是唯一一个在遭受折磨的人。" Bucky处在痛苦中,想要 "赎罪",Steve又何尝不是呢?


Steve的痛苦很大程度上来自他的幸存者愧疚(suvivours/ suvivour's guilt)。当时他没能救下Bucky看着他坠落,之后Bucky被Hydra改造。作为幸存者的Steve也许会想:如果我定计划时考虑再周全些,如果我能护住他,如果当时我拉住了他,如果当时掉下去的是我,那Bucky是不是就不会经历七十年的噩梦?事实上Steve做了他能做的一切,他一点错都没有,他也无需如此。但就像Bucky曾说过的:"逻辑和道理不总是有用。" Bucky有多少痛苦内疚,Steve就会有多少追悔自责。他的痛苦也不是仅用理智就能消弭的。


注:

⑴ 引用来自Parker T. Shawa & Tonya R. Hammera,Captain America: The Search for Belonging

⑵ 超级英雄与反派潜在的相似性这一点来自Ed Brubaker: Conversations



【完】





声明:

  • 文内引用漫画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

  • 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


评论(2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