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al029

刀糖齐飞,伤己伤人;漫画搬运(CP向);长期话唠
Stucky (Captain America); Jim Prideaux & Bill Haydon (TTSS); Daniel Brühl

【资料】成见(1)

以下摘自《舆论学》作者:李普曼(Lippmann,W.);译者:林珊;华夏出版社;出版日期:1989年7月(1922年首次出版)

一篇报道是知情者和已知事实的混合产物观察者在其中的作用总是带选择的,而且,通常是带想象的。我们处在什么地位和我们习惯的看法决定我们所看到的是什么样的事实。(p.51,3-6-1)

对于大部分的事物我们并不是先观察而后解释,而是先解释然后观察的。在非常嘈杂混乱的现实世界中,我们甚至我们的文化已经对我们形成了固定的成见。(p.52,3-6-1)

真实的情况是比成见更加广泛的,因为留给世界固定的成见不仅仅得自艺术、绘画、雕塑和文学感受,而且还得来自我们的道德信条、我们的社会哲学和我们的政治宣传。(p.53,3-6-1)


 

在我们不了解别人认为他知道些什么以前,我们是不能够充分理解别人的行为的,因此,为了公正起见,我们不仅要鉴定他们得到的消息,而且要估量受这些消息渗透了的思想。因为公认的标志、流行的形式以及标准的看法都掺在消息中影响意识。(p. 54,3-6-2)


 

所有影响中最微妙和最有意义的是创造和保持固定成见的储存物。在我们观察世界之前,已有人告诉我们世界是什么样的了。对于大多数事物,我们是先想象它们,然后经历它们的。如果不是教育使得我们已敏锐地意识到这一点的话,那么这些先入之见会深深地支配整个知觉过程,这些先入之见把某些事物划分为熟悉的或生疏的,强调了这种区别,所以,看到有一点儿熟悉的东西就像是很熟悉;有一点生疏的东西,就像是非常陌生。这些先入之见是由小的迹象引起的,这些小的迹象可能是一种真实的标志,也可能是一种模糊的类似物。先入之见形成后,旧的形象就会淹没新的视野,并投射到记忆中重新出现的世界中去。(pp.57-58,3-6-3)


 

重要的问题在于这种固定成见的性质以及我们轻信这些成见的程度。归根结蒂依赖这些广泛的模式构成我们的人生观。(p.58,3-6-3)


 

当我们寻求一种公正无私的观念时,为什么总是抓住我们固定的成见不放呢?除了省力之外,还有另一种原因。固定的成见的体系可能是我们个人传统的核心,是我们社会地位的防护。(p.61,3-6-4)

对固定成见进行任何干扰,无疑就像是对于这宇宙的基础所进行的袭击,而且那里事关生死存亡,我们并不乐意承认我们头脑中的宇宙与客观宇宙之间存在着任何区别。(p.61,3-6-4)

它(成见)是我们自尊的保证,它反映了我们对于我们自己的价值、我们自己的地位、我们自己的权力的看法。因此,一些固定的成见都是极大地包含了它们所附带的感情。它们是我们传统的堡垒,在它们的防卫下,我们能够继续感到我们所处的地位是安全的。(p.62,3-7-1)


 

不加鉴别地持有成见的话,那么这种固定的成见不仅丢掉了很多需要考虑的东西,而且当审核属实的时候,很可能连明智地注意到了的东西也随着消失了。(p.72,3-8-3)


 

因为这些盲点看不到那些分散注意力的形象,而这些形象连同它们所伴随的情感可能在寻求一种目的时引起迟疑和软弱。因此,固定的成见不仅在繁忙的生活中节约了时间,也是我们社会地位的一种防护,但是,它趋向于使我们不去稳定地和整体地去看世界。(p.74,3-8-3)


 

当成见的体系已经牢固地形成时,我们社会注意那些能支撑成见的事实,而不去注意那些与成见相矛盾的事实。(p.77,3-9-2)


 

在日常的世界里,常常是在有证据以前很久就已有了真正的判断,这种判断中,既不包含公正,也不包含仁慈和真实,因为这种判断在有证据以前就已有了。然而,一种不带偏见的人,一种带着完全中立看法的人,在任何珍视思考的文明世界里,都是那么不可思议的,因为没有什么教育方案能够建立在那种理想的基础上。偏见是能够被察觉、受到轻视和被捉摸的,但是,只要数量有限的人们为了对付浩瀚的文化,必须受短期的学校教育,他们就必然带着印象并怀有偏见。他们怎么想和怎么做,就决定于这些偏见是不是友好的,对别人友好,对别的思想友好;这些偏见是不是唤起了确实属于无可怀疑的爱,而不是在好的看法中包含了憎恨。(p.78,3-9-3)


 

道德,首先使好的情趣和好的形式标准化,然后着重某些潜在的偏见。就像我们使我们自己适应我们的信条一样,我们也使一些我们看到的事实去适应那种信条。理性地说,事实是不依赖于所有我们正确的和错误的观点而中立存在的。实际上,我们的一些信条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我们将看到什么。(p.79,3-9-3)

它(道德法典的虚构)可能碰巧是完全真实的,它可能碰巧是部分真实的。如果它已长期地影响人类的品行,那几乎它就一定包含很多深刻而重要的真理。一项虚构从来不包括判别它所包含的真理和谬误的力量。因为那种力量仅仅来自这样一种认识,那就是认为没有一种人类的意见,不论它来自哪里,都是难以求证的,因为每一种意见都仅仅是某一个人的意见而已。如果你问为什么求证是认为别的意见更可取,没有其他回答,只能说是为了求证所以才去求证。(pp.80-81,3-9-3)


【完】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