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al029

刀糖齐飞,伤己伤人;漫画搬运(CP向);长期话唠
Stucky (Captain America); Jim Prideaux & Bill Haydon (TTSS); Daniel Brühl

评Bucky & Steve: 称呼中的身份认同

Bucky作为冬兵时,在有限的对话中对Steve Rogers的称呼是没什么私人情感的“Captain America” 或者是单纯的 "he" 和 "you", 恢复记忆后的他在面对队长或是和别人(如Nick Fury)提起队长时用的是带着点亲密崇敬又有些不自觉抗拒疏远的 "Cap"(也是在那次队长遇险时他脱口而出的词 )⑴ 。在队长死后Bucky的独白中,他对Steve Rogers的称呼终于变成了"Steve". 好像在人逝去后,Bucky再没有多余的气力阻挡放纵的怀念,终于在心里念出这个亲密的名字 "Steve".

 

不知道怎么表达上面这段话的意思才不像是前后矛盾……"Cap" 这个词比起“Captain America”虽然要亲密得多,也带有更多私人意味(就像是战时两人在军中那样),但它毕竟是一个代号,哪怕是缩节版本的。Bucky在失去自主意识时犯下太多杀戮,恢复记忆后的他是有点抗拒队长的,因为队长和他所代表的旧日时光太过美好,让现在的处在自我厌恶中的Bucky无法面对想要逃开(这也是《21》结尾他在战后离去的原因之一)。而队长死后Bucky连矛盾和抗拒的对象都没有了,索性放任自己这么称呼,反正再怎么样已经死去的人也不会知道了。

 

队长在面对Bucky时,对他的称呼却是始终如一,不是 "Bucky" 就是 "Buck",具体用哪个取决于语境和他那刻的心情。


在知道冬兵就是昔日的Bucky时,队长的反应是:


他还指望着你,无论他是否知道。Bucky一直指望着你。

He is counting on you...whether he knows or not. Bucky is counting on you. ⑵


在卢金的基地面对冬兵时,队长说:


这没意义,我现在就告诉你,Buck,我不会让你到升降机那儿。

This is pointless. I'm telling you right now, Buck. You are not making it to the elevator. ⑶


他手拿魔方,对昔日的挚友许下愿望——


记起来你是谁。

Remember who you are. ⑷


Bucky恢复记忆后来自队长的安慰:


一切都过去了, Buck.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It's okay, Buck. It's going to be okay. ⑸


苏联时期被改造的Bucky被极端物化,被人称为 "The Subject" (研究对象)、"Codename Winter Soldier" (代号冬兵)、"Secret Weapon" (秘密武器)、"That Item" (那件物品) 、"It" (它)、"The Ghost" (幽灵)。⑹ 而唯一的例外是Steve. 队长从来没将他割裂来看,在队长眼中自始至终只有 "Bucky",区别是被控制失去自我的他和真正的他。

 

队长和别人谈论Bucky时,在非常严肃的对话中会使用全名。比如他对Thor说:


Thor,放眼望去满是墓碑……但没有一块是为James Buchanan Barnes而立的。他是我认识的最勇敢的士兵,他会赶在所有人前面,毫不犹豫的为祖国献出生命。⑺

 

除此之外从不在他人面前掩饰和Bucky的亲密,例如:


我很感激你们对我的关心,以及最近几天复仇者们为我所做的一切。但我并不需要服从你们的命令。Bucky不仅仅是我的搭档,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要去救他。⑻

 


后来,Steve Rogers死了。

 

恢复记忆、失去Steve并代替他成为美国队长的Bucky——他的独白经常是混乱的。这种混乱称呼的重点是:Bucky究竟如何看待自己现在的身份?这是个关于"我是谁"我因何存在" 的问题。


"Bucky" 记得 "冬兵" 做过的一切。


我记得做过的事,甚至记得细节。

I remember it all, down to the last detail. ⑼

我全都记得……死去的每一个人。

I remember them all...every one. ⑽


有时Bucky会用 "" 来称呼冬兵,有时却是用 ""。他不认同自己是冬兵,想要永远封闭这段记忆,然而一切都在提醒Bucky他属于冬兵的不可剥离的过去——他的技能,他的战斗,他的每一次呼吸和每一个动作……他可以停止自己的心跳吗?可以肢解自己的躯体吗?他不能,因为眼前还有长长的赎罪之路。


在大部分时候,我会试着屏蔽它们……那些属于冬兵的记忆。我知道Sam,Natasha,甚至Clint Barton他们说的都是对的,那些不是我的记忆,不是的。

Mostly, I just try to block them out...The Winter Soldier's memories. I know that Sam and Natasha and even Clint Barton are all right. They aren't my memories, not really.

那些年里我只是个过客别人的工具。

I was just a passenger all those years, someone else's tool.

但逻辑和道理不是总是有用。

But logic and knowing what's true doesn't always make a difference.

我感觉我的手还是在做着某些冬兵做过的事。

There're things The Winter Soldier did that I can still feel my hands doing.

逃不开,没法一直逃开。没法像他们所希望的每次都逃开。

I can't escape that, not always. Not as much as they want me to. ⑾

 

Bucky甚至不奢求来自队友的理解。当他和Namor在去追回霹雳火遗体的路上,因为讲述任务内容不得不向Namor讲起1968年的冬兵旧事时,他想:


我不期望Namor能够理解,在叙述冬兵时我内心是什么样的感受。

I don't expect Namor to understand how recounting that The Winter Soldier's actions makes me feel. 

我有多痛恨这段记忆。他们多么的历历在目。

How much I hate those memories. How much can I feel every one of them. ⑿


可悲的是,在他终于成为 "Bucky" 的时候却被逼扮演冬兵。在Bucky追查Batroc的时候,他用旧时的名号威胁黑市商人获取情报。⒀


暗中潜行,秘密行动,这对现在的我来说太过自然了。让雪藏的冬兵出来干个活简直恍如隔世。我痛恨冬兵的那部分过去,但我不得不承认它有它的用处。



再后来,


Hell is other people. 


冬兵审判。




注:

⑴《21世纪闪电战》Twenty-First Century Blitz #3

⑵《冬日士兵》The Winter Soldier #3

⑶《冬日士兵》The Winter Soldier #6

⑷《冬日士兵》The Winter Soldier #6

⑸《冬日士兵》The Winter Soldier #6

⑹《冬日士兵》The Winter Soldier #2-3

⑺《过时之人》Man out of Time #4

⑻《过时之人》Man out of Time #3

⑼《鼓角齐鸣》The Drums of War #2

⑽《时之箭》Time's Arrow #1

⑾《时之箭》Time's Arrow #2

⑿《旧友与故敌》Old Friends and Enemies #1

⒀《时之箭》Time's Arrow #2

⒁《梦之逝:购买美利坚之人》The Death of the Dream: The Man Who Bought America #3





【完】



另:

我无法想象Bucky为了转移视线解救队友,以冬兵身份行动制造混乱时对自己说“那我就让他回忆起冬兵到底是什么人”时是怎样的心情。


我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那太残忍了。


对于他的痛苦我无能为力,我只能旁观,甚至连试图感受都做不到。我能安慰他的,其他人早已说过;我能想明白的,他比我更清楚。


也是最近才想明白的事情,Bucky的“赎罪”心理本身就是极度痛苦下的产物,而这种心理是旁观者无法评判的。我无法带入(也没有那个胆量)所以一切对此的评论都是那么轻飘飘自以为是和高高在上。也许我对他动机的评论和其中隐含的期许本身就是加害。那我和将他推向深渊,审判他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声明:

 

  • 文内汉化引用来自老冰棍自强组,回家结婚汉化组,SLOMO


  • 仅代表个人观点




评论(17)

热度(84)

  1. 蝈蝈Gfal029 转载了此文字